當前位置:首頁 > 陶業資訊 > 何新明:改革開放40年,建陶行業10大關鍵詞,5大未來趨勢! > 正文

何新明:改革開放40年,建陶行業10大關鍵詞,5大未來趨勢!

發布時間:2018-12-28 09:32:23 編輯:陶姐 整理:建筑衛生陶瓷品牌網
分享到:

    四十年前,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夢想到四十年后,今天的中國會發生這樣的變化,四十年后的中國建陶會有今天這個樣子,所有人也都不能忘記我們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壯麗史詩和風光偉績。我們要感恩偉大的共產黨,感恩偉人鄧小平。

    12月26日下午,2018中國陶瓷財經峰會暨改革開放40年中國陶瓷功勛盛典在華夏明珠大酒店舉行。會上,廣東東鵬控股集團董事長何新明真情流露,發表《過去40年中國建陶產業關鍵詞及未來趨勢》主題演講,并總結出改革開放四十年建陶行業的十大關鍵詞,同時對建陶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做了一個大膽預測。

    今天這個盛會我認為非常的關鍵以及及時,因為今年正是我們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日子,也是我們建陶發展四十周年的日子,更重要的是現在是建陶行業風云變化的關鍵時刻。

    今天,我們共同來回顧改革開放四十年建陶行業走過的歷程以及我們下半年發展的方向和思路。

    主辦方給了我一個題目,總結四十周年建陶發展的關鍵詞,這個題目我改了又改,總是不滿意,因為我總是想不到有更好的語言來表達過去四十周年中國的變化以及建陶行業的變化。

    在這里,我想跟大家一起分享壯闊四十載、再創新的輝煌。

    大家是否還記得,在1978年的12月18日,這個不平凡的日子我黨召開了十一屆三中全會。

    就在這個會上實現了中國成立以來我黨歷史上具有最深遠意義的一個偉大的轉折開啟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偉大征程,中國的大地從此開始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這個大背景下,四十年,剛剛好是四十年,這四十年我們中國的陶瓷產業砥礪前行、艱苦奮斗,四十年我們碩果累累,成績非凡。

    我們可以看看這四個數據,從經濟的提升,在座我看都是年輕人多,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同志比較少,我是五十年代的,因為我經歷了四十年前的日子,所以我感觸是特別深。

    經濟實力方面,我們從經濟貧困到現在我們的經濟總量到世界第一、第二,這是一個多么了不起的成就。我們的GDP翻了230倍,成為世界的第二大經濟體。

    工業實業方面,工業實力的提升,從一個基礎非常薄弱、幾乎為零的工業基礎發展到現在的全球制造第一大國,這是多么的不容易。

    我們企業實力的提升,從微不足道發展到今天,我們的實業、企業成為我們中國經濟的中流砥柱。在四十年前可以說我們連一家私人企業都沒有,也不允許起私營企業,國有企業也是非常的薄弱。但是到今天在世界五百強里面我們有120家企業,民營企業也有二十五家。

    國民實力上的提升,從貧窮潦倒、吃不飽穿不暖,到今天成為世界奢侈品的消費大國。百分之六七十的奢侈品都在我們中國消費,特別是我們中國的中高層人群已經達到了2.5個億,相當于一個歐洲的人口。

    從這四個實力的提升可以充分的證明我們中國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所取得的風光偉績。

    同樣,建陶行業在改革開放的背景下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1.建陶產量占全世界半壁江山,我們的總量已經達到了世界總量的百分之六十。在四十年前我們幾乎沒有建筑衛生陶瓷

    2.出口量達到了全球第一,特別是一大批的骨干企業、一批技術裝備、產品質量和管理水平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成套化工技術裝備出口也已經達到相當規模。

    3.技術創新,產品研發接近世界先進水平,甚至部分已經超越世界的水平。

    我是建陶四十年的發展歷程的見證者,也是建設者,也可以說是樹立者。

    年底很忙,很多論壇,講趨勢的、講度寒冬的、破冰的很多論壇,我都沒時間參加,毛國中邀請我的時候我也拒絕了。

    但是后來我看到邀請函的主題“總結我們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總結我們四十年建陶的發展歷程”,打動了我,我感覺到我應該站出來,雖然講的不好都要講一下,這是發自我的內心。

    我是1978年,也就是恢復高考的第二年,考上輕工學校,陶瓷機械專業,所以我與陶瓷結緣,我接觸到了陶瓷。

    四十年,我見證了中國建陶四十年,也見證了四十年從手工操作到今天的智能制造,從引進消化到自主創新;從最小的馬賽克到今天1600*3200mm大板的整個發展歷程,我見證了建陶四十年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高低歷程。

    這就是我81年入職報到的廠,當時叫東平陶瓷廠,是一個草棚,曬坯是靠太陽,壓機是手工手提的。今天,東鵬在南莊鎮有了自己的新總部大廈。

    這是我四十年前報到之時的車間,耐火材料的車間,這是壓機。跟今天我們在江西豐城最新的7號窯,全智能化的生產線已經是天壤之別。

    可以說改革開放改寫了我們一代人、甚至是兩代人的人生軌跡,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我們今天的事業,也沒有今天的幸福的生活。

    四十年前,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夢想到四十年后,今天的中國會發生這樣的變化,四十年后的中國建陶會有今天這個樣子,所有人也都不能忘記我們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壯麗史詩和風光偉績。

    我們要感恩偉大的共產黨,感恩偉人鄧小平。所以剛才看到四十年的這個片子確是非常的激動和感慨,這就是我們走過的歷程。(此情此景,何董已眼泛淚光)

    那作為建陶行業四十年的關鍵詞回顧,我只能從佛山陶瓷的發展、以小見大來回顧我們的40年。

    如果說到關鍵詞,第一個,在我心目中,就是“改革”的重要標志。主要有三個:

    第一個是經濟體制改革,這是我們40年的大綱和方向,從傳統的計劃經濟轉變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充分發揮市場的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所以才有了整個建陶行業的蓬勃發展,我認為這是我們改革的最重中之重的一環。 

    沒有市場經濟的改革,就沒有我們40年的發展,更重要的是這個市場經濟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解決這姓‘資’還是姓‘社’,解決了必須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市場經濟大是大非的問題。

    所有制改革,從單一公有制轉為以公有制為主體、鼓勵民營經濟發展以及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

    所以才有了陶瓷行業集體企業的轉制,才有了今天東鵬、新明珠、金舵、蒙娜麗莎等其他一大批的優秀企業,以及無數的民營企業和個體戶如雨后春筍般涌現。

    才有了今天民營企業的重要位置。我們民營企業解決了全國90%的就業,今天的民營企業使全國稅收總量解決了70%,在我們陶瓷行業幾乎99%都是民營企業。

    這就是改革所有制帶來的無限力量和激發了全中國人民的智慧。

    第三個改革,對我來說是教育制度的改革。

    恢復高考制度,包括今天華南理工、景德鎮陶瓷大學以及其他大批院校,給建陶行業源源不斷的輸送優秀人才。

更重要的是,教育制度的改革讓千千萬萬的年輕人重新實現了上大學的夢想,解決了我們中國發展的人才問題。

    第二個關鍵詞是“開放”。

    沒有開放就沒有我們中國發展的今天和陶瓷發展的今天。 

    從1983年石灣耐酸廠引進第一條意大利自動生產線后,引發了一股席卷全國的引進國外自動生產線和關鍵設備的熱潮,也點燃了我國現代建陶工業大發展的‘火種’,整個行業便踏上了“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快速發展之路。

    我認為這個關鍵詞是‘火種’,為我們中國大地播下了一個建陶的種子,而且生根發芽,成為我們中國建筑行業的今天的繁榮和昌盛。

    出口,改革開放,拉開了中國建陶出口的序幕。

    從1978年到2005年,中國建陶僅僅用了27年就已經達到出口全球第一,所以改革開放打開了我們的國門,讓我們請進來,走出去,實現了快速的發展。

    第三個關鍵詞,是“佛山陶瓷”。

    佛山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憑借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成為中國建陶行業領先發展的排頭兵,在整個建陶行業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說起中國陶瓷,一定不會忘記佛山陶瓷,也少不了佛山陶瓷。

    佛山建陶企業數量之多,規模之大,其他產區無法相比,僅建陶行業的中國馳名商標數量就占據全國一半以上。

    佛山聚集和培養著我國陶瓷行業最龐大的科技人才和經營管理人才,形成了強大的人才優勢。佛山擁有絕無僅有的完整的產業鏈。

    除了陶瓷的品牌之外,原料化工、機械裝備、設計以及媒體等配套企業一應俱全。這是在國內是唯一的。

    佛山還有中國陶瓷城總部基地、瓷海國際、華夏陶瓷城等一大批大型的陶瓷展示和交易平臺,是整個中國陶瓷產品、物流、品牌、人才、信息聚集的樞紐和集散地。

    所以佛山城市的名片也是陶瓷。

    第四個關鍵詞,“佛陶”。

    說起佛山陶瓷,也不能不說佛陶,作為市直國有企業的佛陶集團。在佛山陶瓷產業發展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無論今天它成功與失敗,都作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貢獻。

    佛陶依靠“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成為全國建陶行業的領頭羊,創下了很多輝煌的成績:

    佛山產的第一件陶瓷衛生潔具、第一片釉面磚、第一片彩釉磚、第一片耐磨磚、第一塊馬賽克都是由佛陶最先研制出來的;

    佛陶還是全國第一家年銷售過億的企業;第一家利潤過億的企業,年產量巔峰時期占據全國總產量的25%,是當時行業里絕對的巨無霸! 

    佛陶直接或間接地扶持了一大批鄉鎮建陶企業,促進了佛山建陶產區的百花齊放、全面繁榮和發展的格局,為后來的民營建陶企業的蓬勃發展提供了生產、技術到管理、銷售的人才和經驗,所以有建陶行業的“黃埔軍校”之稱。

    當時一河之隔,每天都有大量的技術人員到南莊支持名營企業。

    但是由于受體制的制約和經營決策問題,佛陶由盛至衰,今天退出了歷史舞臺,但也是值得一提和借鑒的。

    第四個關鍵詞,“鷹牌”和“東鵬”,也是石灣鎮的代表。

    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隨著市場自由程度的提高和民營企業的迅猛發展,佛陶衰落后,以“鷹牌”和“東鵬”為代表的一大批鄉鎮企業和由此改制而來的民營企業和股份制企業逐漸成為建陶行業的中堅力量。

    石灣鎮也擁有兩個全國知名品牌:鷹牌和東鵬。

    第五個關鍵詞,“南莊”。

    如果說佛山建陶占據了全國建陶行業的半壁江山,那么南莊鎮又會占據佛山建陶的80%,包括總部基地、華夏陶瓷博覽城和整個陶瓷鎮里面的集散地。

    南莊鎮是名副其實的建陶第一鎮。南莊與石灣一河之隔,20世紀80年代南莊還是農村,發展建陶有得天獨厚的條件。

    當時南莊只有“一村一廠”的發展思路,一個村就有一個陶瓷廠。

    受到佛陶榜樣的影響,南莊企業紛紛效仿,大規模地上馬建陶生產線,加之成批的“星期天工程師”的助力,南莊的建陶業一日千里,短短數年,一個南莊鎮就裝下了全球1/8的產能,成為中國乃至世界建陶第一鎮。

    南莊建陶的異軍突起,對中國建陶行業發展積極深遠,標志著集體企業、民營企業取代國企成為行業的主體的一個過程,也是中國陶瓷行業發展模式的一個縮影。

    南莊鎮涌現了一大批全國具有影響力的企業:新明珠、新中源、博德、能強、新潤成、順成等。

    關鍵詞六,“博洛尼亞”。

    陶瓷自古就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但是在建陶領域,中國長期以來一直都是低質低價的代名詞。

    “博洛尼亞”一度曾是中國建陶人的心結,又愛又恨,它象征著一代陶瓷人肩負的讓中國陶瓷受世界尊敬的責任與使命!

    博洛尼亞是全球最頂級的國際陶博會,我記得我1994年的時候,第一次參觀,在陶瓷行業還是比較早,而且以后每年或者每隔一兩年都要去一次。我也經歷了整個博洛尼亞,從過去把我們當小偷、被人看不起,到今天的受歡迎的過程。

    早期我們弱,他們把中國陶瓷當做是一個模仿的小偷,所以看到我們就把樣板收起來,把我們的手機、相機收起來,不準照相。

    到今天我們中國十幾個企業已經到現場參加展覽會,而且中國陶瓷人已經成為博洛尼亞最受歡迎的人,所以這也是一個天壤之別,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國陶瓷40年的變化。

    第七個關鍵詞,“技術創新”

    40年一路走來,中國建陶業從小到大,由弱變強到今天的繁榮昌盛,離不開各大建陶品牌的探索和突破,特別是在技術創新方面,我們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例如簡一的大理石、東鵬的金花米黃、金意陶的現代仿古磚、馬可波羅的E石代等企業的創新,正是因為這些創新讓我們國際的同行不敢看不起我們,受他們的尊敬,我們應該給自己掌聲,我們太偉大了。

    第八個,“環保風暴”

    40年建陶行業高速發展、粗放式發展,雖然取得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但是由于我們這種發展模式,也給生態環境帶來了巨大的破壞。

    環保風暴已經成為我們陶瓷人心上的一把刀。在2008年,陶瓷產業大轉移,從600多家減為現在的61家,南莊鎮75家陶瓷企業關停并轉后只剩31家。

    山東淄博:2017年,建陶產能從7億平方米減到2億,這些產業遷移清遠、肇慶等地方。

    剛開始,無論去到什么地方都十分受歡迎,但是發展幾年之后,情況發生了改變,遷移過去的廠房已經成為環保的對象,停產的對象。

    環保風暴已經來臨,政府對于環保監控的力度不斷加大,甚至是一鍋端,無論好壞,先關掉,所以對我們陶瓷企業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不僅是成本的壓力、還是生存的壓力。這就是我們在40年發展的過程中所到來的巨大壓力。

    第九個,“總部基地”。

    在2008年佛山提出“騰籠換鳥”,提倡制造業轉型。

    當時大家都擔心,擔心轉型之后佛山陶瓷會不會“空心化”。騰籠之后還有沒有鳥?大家都質疑。

    但是到今天,我們佛山陶瓷不但沒有消失、沒有走下坡路,而且比過去十年發展得更好。從一個制造市變成了一個集品牌、貿易、總部、創新、會展于一體的重鎮,并且做得更加興旺。

    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陶瓷總部功不可沒,讓陶瓷制造轉移之后仍然留在佛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和貢獻。

    第十個,“陶博會”。

    說到佛山陶瓷,不能不說陶博會。

    陶博會到已經舉行了31屆,讓我們佛山成為國際陶瓷了解中國陶瓷的窗口,成為佛山陶瓷、國內本土陶瓷出口的基地,成為我們國內陶瓷人交流、展示、展覽、招商的平臺。

    當然說到陶博會,我們肯定不會忘記“兩城之爭”、“兩會之爭”。

    我認為這也沒有什么大不了,我們在競爭中發展,在發展中競爭,我想中國的博洛尼亞在這種競爭中一定會脫穎而出。

    我剛才通過十個關鍵詞,簡單地從佛山建陶的角度,回顧我們中國建陶40年的發展和歷程。

    這40年里我們取得很多的經驗和成績,但也存在著很多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我們今天聚集一起是要研討我們建陶下半場怎么打、怎么想、怎么干、怎么做得更加好。

    在下半場,我們存在著很多的挑戰。

    “壓機就是印鈔機”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首先,人口紅利已經消失,特別是我們陶瓷行業的工人越來越難請,可以想象80后、90后以及那些獨生子女,誰還會從事陶瓷行業這種重活、苦活,有錢也請不到人,這種人口紅利已經消失。

    在10年前、20年前我們農民工是我們最大的優勢。

    第二點是環境紅利沒有了。過去我們的環保容量已經沒有了,國家發展了,人們生活水平提高的,對生活品質的要求越來越高,對環境的要求越來越高,所以傳統的陶瓷基制造越來越難以生存。

    第三就是市場紅利的消失。過去四十年,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人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升,同時也帶動房地產的高速發展,給陶瓷行業帶來了機會。今天房地產要進入拐點了,過去的高速發展可能會變成低速發展,甚至是負增長都有可能。

    這三種紅利給我們帶來了嚴峻的挑戰。

    我認為當前行業所面臨的挑戰一共有六個方面。

    第一就是環保整治壓力愈演愈烈,無論你去到什么地方,在中國的大地,陶瓷廠能夠受歡迎的空間可能會越來越小,現在可能只剩下西部。

    另外成本上漲,使得我們的利潤大幅下滑,特別是2018年更加明顯。成本上升,庫存加大,利潤下降,競爭白熱化。

    由于消費者的消費行為發生變化,現階段來說我們的銷售渠道裂變,精裝房、整裝大包、再加上互聯網對傳統渠道的沖擊,都造成傳統的門店和渠道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特別是今年,零售下降前所未有,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信號,而且這種情況可能2019年乃至未來幾年都不會有很大的轉變。

    國內本土瓷磚出口嚴重受阻,反傾銷越來越嚴重,反傾銷的國家越來越多,哪里有市場哪里就有反傾銷。特別是中美貿易戰,帶來出口大幅下降,讓原來出口的優勢慢慢的削弱。

    房地產進入拐點,這對我們來說是直接的考驗,這會帶來市場的萎縮。

    最后就是跨界資本強勢進軍以及跨界打壓。

    有一句話叫做,未來打敗我們的可能不是在座的的同行,而是其他行業的發展。

    現在的家裝、整裝、大包以及房地產大鱷的整合、跨界整合都對陶瓷產業和制造業形成巨大的壓力。所以在這種大變局的環境下,我們如何化危為機?

    我認為要做到以變應變,擁抱趨勢。我們沒辦法改變環境,但是我們要想辦法改變自己,游戲規則將會重新制定,在這個過程中,對每個企業來說既是機會也是挑戰。

    未來產業的趨勢主要在五個方面。

    第一就是綠色環保。面對環保的風暴、壓力,我們要做到綠色環保、智能制造、消費升級、品牌集中、合作共贏,這五個是我們未來行業的趨勢。

    為什么這樣說?

    在環保風暴下,我們唯一的出路就在于無論在制造上、生產上、社會上,在整個制造過程都要進行清潔化的生產,達到高標準的環保指標,這叫精準調控,只有這樣才能生存下去。

    在智能制造方面,面對人工成本越來越高,能耗要求越來越高,我們只有通過智能制造來提高效率、提高人均產出,更重要的是通過智能制造來處理消費者終端的信息和數據的采納、應用。

    另外,對消費者愈來愈高的需求和個性化的需求能夠做出最快的反應,才是真正的智能制造。

    面對消費升級,過去的追求的是低價、便宜,現在是追求高品質、高性價比、高體驗,我們也要根據這些趨勢,去提升我們的產品。

    特別是同質化的今天,表面上是同質化,實際上是可以差異化的,這個差異化可以從品味、品質的角度體現。

從原本追求外觀,到現在追求功能(防滑、耐磨、地熱、防靜電),還有就是能否變的更加省心,做到一站式解決。

    特別是80后、90后,他們不像之前的消費者,在裝修的時候一家一戶看,新一代需要的是便捷、省心,錢不是問題,價格不是問題,最主要的是省心,所以一站式的解決方案會成為消費者的需求。

    還有品牌集中,隨著競爭的加劇,行業的品牌集中會加劇,一些低端、弱小的企業會難以為繼,陶瓷產業的門檻也會越來越高。

    以前5000萬可以辦一個陶瓷廠,現在5個億你都很難辦一個有規模的陶瓷廠,而且技術要求也越來越高,這種隨著資本的進入,重組、兼并的發展方式在行業內不是新鮮的事情,所以這種品牌集中會成為一種新的趨勢。

    另外,在某種程度來說,企業重組、兼并也不是壞事情。

    最后我認為合作共贏會成為趨勢,現在已經進入合作的時代,企業內的整合,企業外的整合,上下游的整合,完全有可能。特別是產能過剩之后,這種整合會來的更快、更生猛。

    還有就是平臺化的發展、競合時代的到來,想做到合作共贏就需要資源整合,有資源的一群人,共同建構一個平臺,實現抱團發展、抱團取暖,像眾陶聯平臺能夠為陶瓷企業降成本,去庫存,或許在未來這種類似的平臺在我們陶瓷行業會有更多。

    關于下半場怎么打,怎么走,我能力有限,水平有限,講不了太多,還需要更多專家以及企業家來共同探討。

    我認為過去的40年,是中國建陶業高歌猛進的40年,也是快速發展的40年。

    而今天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正在進入調整期,整個建陶行業已經進入新的下半場,當下行業所遭遇的種種困難,都是轉型前的陣痛,黎明前的黑暗。

    所謂“盛極而衰,否極泰來”,是我們中國人對事物演變的最深刻的理解。

    陶瓷是一個極具生命力的產業,我相信,經歷整合和轉型后的建陶行業,未來必將會以嶄新的面貌,活躍在世界建陶業的舞臺上!

    我相信建陶行業的下半場一定更精彩,謝謝大家!


6场半全场中奖条件是